山东彩票

全本小说5200网 > 都市小说 > 总裁霸爱,老公请节制 > 第1090章:朋友是什么
    第1090章:朋友是什么

    第1090章:朋友是什么

    呆呆的站在镜子前,注视着镜子中得那个女人,那还是自己吗?

    凌乱糟糕的头发,苍白的脸,深陷的眼窝,扯乱的睡衣,还有睡衣上的那些血迹。

    这还是夏梦梦吗?

    夏梦梦不敢移动视线,她怕自己一动便会忍不住流泪,但是,眼神却不由自主落在了锁骨之上。

    轻轻的扯开睡衣的衣领,白、皙的肌肤已经红肿,血迹也已经被清理干净,隐约中,夏梦梦还是看清楚了上面刻着的三个字:厉佑安!

    这辈子,都要和这个名字牵扯在一起吗?这辈子,都无法摆脱他吗?哪怕是杀了他!

    忍不住的泪水肆意的蔓延开,心里竟是这么的苦,这么的悲伤……

    泪水解救不了内心的酸楚,但夏梦梦却只想好好的哭一场。

    为这坎坷的命运!

    于是,无声的流泪渐渐的成了放声痛哭,夏梦梦窝在卫生间中大声的哭泣,她用胳膊紧紧地抱住自己,仿佛这世界上就只剩她一人。

    7年前的痛哭是为了忌念死去的家人,这一次则是为了忌念死去的夏梦梦!

    哭过,便从此不再流泪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,阳光最为明媚的时候,夏梦梦坐在厉府后面的巨大的假山上晒太阳,心里没有了阳光,身体的阳光却不能少,否则,自己如何能活着杀了那个男人!

    夏梦梦已经被彻底在厉佑安禁了足,就是说,如果没有厉佑安的命令,谁都不能放夏梦梦出去。当然,如果夏梦梦真的想要出去,小小的厉府怎么可能困的住她,只是,厉佑安有筹码在手中,夏梦梦不敢不从。

    也罢,不过是不出门,自己也赖个清闲,于是夏梦梦现在的主要事情就是晒太阳,因为厉府的所有事情,管家阿叔都热情的派给了别人,所以夏梦梦落了个轻松。

    只是,这心里永远放不下的,是叶晨曦!真的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,否则自己会后悔一辈子!

    “夏梦梦,我就知道在这里找得到你!”郑书阳的声音从假山下传来,低头一看,果然是他!

    一身休闲装扮的郑书阳笑的极为灿烂,他抬起头看着夏梦梦,阳光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,还是那么的温润如玉,一派祥和。

    夏梦梦心底感慨,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和郁醇儿扯在一起呢?

    “你下来啊!坐在上面多晒!”郑书阳在下面温和的笑。

    夏梦梦轻轻的摇摇头,她想逃离这个地方,一步也不想踏在厉府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你上来吧,上面的风景很好!”

    郑书阳看了眼倔强的夏梦梦,无奈的摇摇头,几个攀岩就轻巧的落在了夏梦梦身边,可是他大失所望:“上面哪里有风景?看来看去还不都是些高楼大厦!”

    夏梦梦笑了一下,现在能让她又笑容的,怕就只剩下郑书阳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?”夏梦梦没有看他,眼神依旧望着远处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郑书阳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,随意地说:“没什么事情,今天闲的很,过来找你聊会天,谁知在府内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你,管家说你中午饭都没有吃,我想,你一定是在这里!”

    郑书阳看了一眼夏梦梦,她眼底有浓浓的化不开的悲伤,比起以前来更是多了很多,而她身上那种心灰意冷的气息也是若有如无的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是真的没有事情,突然想起昨日和夏梦梦匆匆一别,也没有说几句话,又是她救了自己和郁醇儿,就想过来看看她。打电话给厉佑安,没想到那男人竟对他冷漠异常,问起夏梦梦的事情,他不是单音字回答,就是沉默不语,但总归弄清楚了一件事,那就是夏梦梦今天没去公司,在厉府。所以自己就开着车巴巴着跑了过来。现在一看夏梦梦的这副表情,想是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吃饭?”郑书阳避开自己想问的话题,他知道,如果要说,夏梦梦会告诉他的,因为夏梦梦说过,他是她第一个朋友,也是唯一的朋友!

    “没胃口,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郑书阳有些心疼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,她身体单薄的不像样子,仿佛一阵风刮来就能带走她。脸色也惨白的吓人,脸庞更是消瘦,原本还算明亮的双眸此时幽暗不已,郑书阳什么也看不透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许难过,为什么几天才没见,就变成这幅憔悴样!

    不是自己做错了,想错了,将夏梦梦和厉佑安绑在一起是真正的害了夏梦梦?而对厉佑安来说,也并非好事。

    “不想吃也要吃一点,你看你都瘦成什么了?”郑书阳出于朋友的关心,语气中有丝责备,恰巧一只手刚好搭在了夏梦梦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碰到了伤口,夏梦梦倒抽一口气,低声呻、吟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受伤了?”郑书阳惊讶了一下,连忙转过身来想要查看,这是作为一个医生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夏梦梦的举动更令他惊讶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看,不要看,我没事!”仿佛惊弓之鸟,夏梦梦紧紧地护住自己的衣领,连声说。

    不想让他看到,不想让他看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郑书阳俊俏的剑眉皱在了一起:不会是在岛上受的伤,因为她晕过去的时候为她仔细检查过,身体并没有任何伤害,只是子弹的冲击力太大,暂时将她打晕了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身上的伤呢?很明显是新伤,难道是昨天晚上?

    厉佑安!

    除了厉佑安,没有人能伤害得了她。

    看着夏梦梦惊慌失措的样子,郑书阳觉得自己的心,被针狠狠地刺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直把夏梦梦当做一个很好的朋友,当做可以倾心聊天的对象。夏梦梦的气愤、暴躁、倔强、调皮、哪怕是绝望,这些他都见过,可是唯独现在的夏梦梦没有见过。现在的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兔,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恐惧,表面脆弱的仿佛一个小孩都能毁灭她。

    这样的夏梦梦让他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或许,是我错了!”郑书阳低声慢语。

    。九天神皇